海面流浪

吾往矣

摘纪录:

其实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,每一个写手,每一个画手。 他们口中的随便写写随便画画,都是花尽心思的创作。 他们所有拿出台面见人的作品,都是自己觉得最好的作品。 对于这种艺术上的创造者,我们都应该表示尊重,你也可以理解他们口中的随便,只是谦虚罢了。 真正喜欢,有怎么会舍得随意,我们如此深爱着笔下的作品,怎能容忍心爱的故事半点污点半点不好。 我是舍不得的,毕竟我把我的故事当作知己,当作爱人。 骄傲是孤独,沉默却庸俗。


感谢推荐

让 - 保尔 . 萨特 戏谑bot:

现在的一些少年少女,以为自己只要赖一个月不写作,就再也不能继续写作了。他们不懂得孤独。他们在拖延的同时厌恶拖延。也许他们只是不擅长管理时间,但时间偏偏又是小说的本质。